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美墨“排华”背景下的墨西哥的蝴蝶夫人
卡拉 离线
级别: 总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楼主  发表于: 08-04   
来源于 转帖 分类

美墨“排华”背景下的墨西哥的蝴蝶夫人

来源:《世界日報》副刊
作者:鲍家麟
2015年10月4日

華人對美國西部的開發,有不可磨滅的功勞,而他們所遭受的歧視和虐待,卻是一部慘痛的血淚史.十九世紀中葉,中國天災人禍不斷,南方沿海的老百姓生活困難,而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正在開發,急需大量廉價而又苦幹的勞工來開金礦,築鐵路,墾荒田.種果蔬.中國的勞工最為理想.1868年,中美簽訂<蒲安臣條約>,美國大量引進華工.自1868至1870年三年間,有三萬六千餘名華工赴美.鐵路築成以後,排華勢力大興,1882年,美國實施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禁止華工來美,並禁止華人入籍.至1904年,此一法案成為永久有效.直到1943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中美結盟,才宣告廢除.

這個期間,華人在美國遭到的不平等待遇,可說是馨(找不到正確的字)竹難書.有的華人只得回國, 還有不少人轉移陣地,到美國以外的地方去討生活.


1968年华人劳工在美国

對於華人在婚姻方面的歧視,有著意想不到的後果.去美國築鐵路的華工,和去金山淘金的華人,全都是單身遠渡太平洋,而且不能在美國結婚,與白人婦女結婚在法律上不允許,在社會上也是要犯眾怒的。在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又不允許華工家屬來美。在美國排華運動愈演愈烈之際,許多華人移居墨西哥。其中有相當比率的人娶墨西哥婦女為妻,或與墨國婦人同居,有不少是舉行過正式結婚儀式的。

墨西哥的排華風潮

沒想到的是排華的風潮也吹到墨西哥。如果追溯墨西哥排華的歷史,要從1910年說起,康有為在戊戌政變失敗後,先逃到日本,繼則來到美國,撐著保皇立憲的大旗,也捐到不少錢。看到美國的排華風潮,又遇到孫中山的革命勢力的競爭。康有為帶著徒眾決定在墨西哥發展,以托立安(Torreon)為基地,來建立他的大同世界的據點。他和墨西哥政府達成協議,準備在托立安建中國城,並慷慨地答應墨國政府建一條通往托立安的鐵路。

康有為也許是個很有潛力的開發商。在1910年,托立安的中國城居民中約有七百至八百人是華人。墨國內亂爆發,華人紛紛逃走。1911年五月,未及逃走的華人,有303人被亂軍以殘酷方式屠殺。逃走的華人也都未帶在墨西哥娶的妻子和所生兒女。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但是這樣的共同記憶只能使在墨西哥的中國男人在危難時跑得更快。在美國的排華條例(Chinese Exclusion Act)仍舊實施之時,也不許在美華人的妻子入境。又遇經濟蕭條,失業者眾,許多華人遂移居墨西哥,娶妻生子。數月前,我遇見已經寫了九本暢銷英文小說的施莉莎(Lisa See),她很感慨地說,當年她的華人曾祖父和白人曾祖母在加州墜入愛河,但只能到墨西哥去結婚。


墨西哥卡拉地下中国城,一座见证了墨西哥黑暗反华历史的城市

1930年代在墨西哥又興起一次大規模的排華風潮。許多華人逃回中國,幾乎全未帶著墨國妻子和兒女一同離境。在墨西哥,跨種族婚姻所生子女均非墨西哥國籍,在社會上也受歧視。更嚴重的是嫁給中國人的墨西哥婦女也都喪失墨西哥國籍,在排華運動中被驅逐出國。這些墨西哥婦女為逃去中國,有的傾家蕩產,有的還得向親友舉債,設法越過邊界逃進美國,想從美國西岸買了船票到中國去萬里尋夫。

“天朝婦女逃來亞利桑那”

這是圖桑公民報(Tucson Citizen)1932年11月23日的報導。

美國邊界巡邏隊長柯特尼(C. C. Courtney)說,美墨邊界有成群結隊的人湧入,為數甚多的婦孺越界而來,為的是要乘船去中國,與數月前離境的丈夫或父親重聚。
昨天一天柯特尼的部下就在諾噶勒斯(Nogales)逮捕了33個婦女和兒童。在道格拉斯(Douglas)也逮捕了同樣的數目。其中多係嫁給中國人的墨西哥婦女,根據墨西哥政府的解釋,她們已經喪失墨西哥國籍。這些婦人希望到中國去找尋她們的丈夫,她們別無去處。。。。
柯特尼。。。 。說上月逮捕非法移民共230人,本月已達168人。現在進來的是婦孺的隊伍(原文用軍隊army一字)。

在這裡要解釋的是這些數目僅是被逮捕到的。還有一些經過秘密偷渡通道,亦即所謂“地下鐵路”,進入美國。亞利桑那的費爾班克(Fairbank)是主要的一站。美墨邊界很長,還有從鐵桓那進入加州的路綫,和從其他城市進入德克薩斯州的路綫。

蝴蝶夫人村

這些墨西哥婦女因為嫁給華人而在墨西哥受盡屈辱,吃盡苦頭,終於登上了去中國的船,讓她們鬆了一口氣。她們也許相信只要找到丈夫,一切問題就應刃而解。

一路上千辛萬苦,言語不通,攜兒帶女,可是並不保證能找到丈夫。找不到的固然命運悲慘,找到的也是一樣命運悲慘。

中國人都相信“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成年男子結婚頗早,尤其在出遠門謀生前,通常先娶妻生子。這樣既能誕子延宗,又有媳婦在家伺候公婆。因此,那好不容易找到丈夫的墨西哥婦女,竟發現丈夫在中國早有家室子女,這才知道自己受了花言巧語的欺騙,還曾在墨西哥舉行過正式的結婚儀式,這樣的打擊實在很難承受。


中墨家庭

這些言語不通的墨西哥婦人面臨這種情況,有的只有留在還有點良心的丈夫家做妾,或做傭人。有些沒良心的丈夫不承認這個女人與他有關係,有的丈夫說這婦人是朋友的妻子,拒絕將墨國娶的妻子留在自己家裡。有點良心的還捐助所謂“友人之妻小”, 讓他們住到澳門近郊的一個村莊。也許澳門的葡萄牙官員同情這些墨西哥婦人,而且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較為接近,容易溝通。在那裡,遭遇同樣不幸的,都會說西班牙語的婦人們互相安慰,彼此幫助,於是搬來的墨西哥婦人越來越多。

普契尼寫的著名歌劇“蝴蝶夫人”一向很受人歡迎,也是令人唏噓的悲慘故事。寫的是一個日本女人,不畏家人和國人的唾棄,毅然嫁給一個相戀的美國人,兩人山盟海誓,還生了一個小孩,美國人回國前答應儘快回來,於是她日日盼望,最後美國丈夫終於回來了,還帶來他的美國太太。她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而切腹自殺。

真實的故事有時比想像的更悲慘。我們不知道有多少墨西哥婦人因此而自殺。但是澳門外面的這個村莊裡,那時竟有一村莊相信“好死不如賴活”的蝴蝶夫人。但是還有更可憐的,連普契尼都無法想像的蝴蝶夫人。

“亞洲人的冷寞”與蝴蝶夫人們的回鄉

那些找不到丈夫的,還有些被遺棄的墨西哥婦女,舉目無親,語言不通,無法謀生,不得已變成無家可歸的遊民。上海的街上忽然增加了許多衣衫破爛的墨西哥女乞丐。

有個在中國做生意的墨國商人艾德華都米勒 (Eduardo Miller)在上海遇見了不少墨西哥女乞丐,他見到這群孤苦無助的同胞的慘象,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他一方面不滿她們無情無義的中國丈夫,另一方面也不滿墨國政府將她們驅逐出境的做法。

米勒來自墨西哥的望族,與有些政界人物相識。於是他回國奔走呼號,將上海等大城市有數百個墨西哥婦人被中國丈夫遺棄而淪為乞丐的慘狀,傳達回墨西哥。為使政府迅速立法幫助婦人們回國,米勒不提這些婦女被墨國驅逐出境的事實,也避免譴責當年立法的政治人物。他說這些婦女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去中國尋夫,而遭遇到的是失望,慘痛,絕望與死亡。他大聲疾呼:“只要拖延一天,這些婦女就在地獄裡多活一天。”於是墨國報紙爭相報導,強調中國丈夫遺棄墨西哥妻子是“亞洲人的冷寞Asiatic indifference”,也更增加了對華人的敵視。而事實上,中國正面臨日本軍國主義的步步進逼,由東北而華北,國家在危急存亡之秋,人心惶惶,人們對街上乞丐態度冷漠,也是可以理解的..

米勒的宣揚和奔走終於促使墨西哥政府立法恢復這些婦人及其兒女的國籍。1937年,卡迪那斯接引回國條例(The Cardenas Repatriation)正式生效,墨國政府決定撥款處理,接引中日兩國被遺棄的墨西哥婦女回國。1937年三月,有89個墨國婦人帶著數百個兒女從香港登船回國,大部分回松諾拉(Sonora) 和辛那洛阿(Sinaloa)。第二批遣回的有兩百餘墨西哥婦人及數百子女。這樣一批批的倖存的蝴蝶夫人們,就結束了五年惡夢般的流離失所的生活,重回她們的墨西哥故鄉。


http://www.eunewsnet.com/2015/10/04/600/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  Henry David Thoreau
描述
快速回复

验证问题:
3 * 6 = ? 正确答案:1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