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不拿白不拿? 华人社区濫用福利 案例多 --]

Bay Area Chinese--灣區華人 -> 移民天地 -> 不拿白不拿? 华人社区濫用福利 案例多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卡拉 06-17-2009 08:04

不拿白不拿? 华人社区濫用福利 案例多

来源:美国《世界周刊》
作者:本报记者/曾慧燕

华人社区普遍存在滥用社会福利的现象,有些经济富裕的人,千方百计「把自己变成穷人」。有好几栋房还去申请医疗补助、有藏鉅款去申请粮食券、不是游民去领游民食物…他们普遍的心态是:「不拿白不拿」。其实滥用政府福利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下一代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在美国,要不做穷人,要不做富人?

美国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富裕国家。但据美国人口普查报告显示,超过10%的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对于穷人来说,首先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符合低收入标准的美国公民或者永久居民 (持绿卡者),可以向政府申请粮食券(Food Stamps)及政府医疗补助(Medicaid)。政府的立意本来是好的,但有人利用法律漏洞,弄虚作假诈骗政府福利,甚至有人拥有13栋房屋还装穷。

根据统计,华人似乎比其他族裔更少申请社会福利,但也有少数经济富裕、穿名牌、开好车的华人,抱著「不要白不要」的心态,存心欺诈,把数以万计的现金藏在保险箱或存在亲友的银行帐户名下,诈领福利,受害的是广大纳税人。

自从去年金融风暴影响,不少人面临经济困境,最近几个月,华人申请社会福利、政府医疗补助的人数明显增加。由于申请时要准确如实填写表格,并要提供家庭收入证明和资产证明,有些人处心积虑转移银行存款,或采用移花接木手法诈领福利,这种行为已引起取缔诈骗单位注意,一些华人最近陆续收到信件,指被查到银行存款远超规定,要求退还过去多年所享受的Medicaid款项。

有13栋房屋 还申请补助

美国自一年前经济衰退以来,许多州的「医疗补助」(Medicaid)申请人大增,而州的税收却较预计减少,令众多州府陷入两难局面。

医疗补助计画(Medicaid,俗称白卡),是为没有能力支付医疗费用人士提供的政府医疗计画。以纽约市居民来说,年龄19岁到64岁之间,如果收入和资产不多就可能符合申请医疗补助的资格,一旦获准,可帮助支付医疗门诊和住院、内科和外科、病人护理、家庭护理、X光和化验、儿科、眼科、牙科治疗和戒菸药等费用。

Medicaid为全美近六分之一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医疗保险,其中约半数为儿童,有43个州今年或明年将出现预算不足的情况。

《纽约时报》一项报导指出,由于经济衰退和大批僱员失去雇主健保资助,全美多州医疗补助计画(Medicaid)的申请人数,正在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激增。在过去12个月,许多州享受Medicaid福利的人数增加了5%至10%,增幅达到上一年的两倍。在大多数州,新增Medicaid受益群体中,有半数为低收入家庭的儿童。

根据《纽约时报》对全美40个州进行的一项全国调查显示,一些州激增的政府医疗补助申请率,已令社会服务部门不堪重负,申请人数远远超出政府预算部门预期。

另据《纽约邮报》引述纽约市人力资源管理局 (HRA)指出,去年纽约抓到诈骗福利和医疗补助计画 (Medicaid)的人数激增45%,从前一年的1万9476人增加到2万8335人。诈领金额可能耗费纳税人数百万元。

《纽约邮报》报导,光是新的Medicaid取缔诈骗单位,就抓到1万3790名诈骗福利人士。布碌崙地区检察官海恩斯强调:「这些案子的被害人是纳税人。」

37 岁的莉塔‧米特利斯就是今年初被捕的福利诈骗犯之一。布碌崙检察官表示,米特利斯住在价值超过100万元的豪宅,拥有数辆名贵轿车,她在布碌崙还有两处出租物业,在佛罗里达州有两块空地;她是一家商用玻璃配销企业的老闆,在银行有40万元存款。但她隐匿自己的财产,为自己、丈夫和四个小孩,诈领超过6万元的Medicaid医疗补助。目前米特利斯面临盗窃重罪、福利诈骗和其他罪名,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可能被判15年有期徒刑。

另一对诈骗福利的夫妇是乔治和史塔玛蒂娜‧纳索鲍洛斯,被指控三年间诈领超过4万3000元的Medicaid医疗补助。期间,乔治是周薪1000元的上班族,史塔玛蒂娜是公立学校老师,年薪6万元。但他们在申请Medicaid时,宣称乔治在一家根本不存在的优格店工作,并称史塔玛蒂娜失业。如果他们被判有罪,将面临最高七年有期徒刑。

纽约市的粮食券和医疗补助计画由市人力资源局(HRA)负责管理,HRA的177名诈骗调查员,藉由交叉检查领取福利者的资料与银行资料库及其他电脑系统,发现这些诈骗案。

纽约州医疗补助计画 (Medicaid)总检察长办公室官员公布,州审计员在2007年10月至2008年3月间,成功追回2.7 亿元诈欺Medicaid的款项。

在众多诈骗福利的人当中,最惊人的应数有人拥有13栋房屋还装穷!布碌崙一对夫妇今年5月20日被控窃取社会福利罪。被告是卡曼‧格加诺和罗莎 (Carmine & Rosa Gargano)夫妇,他们是1994年被黑道谋杀的佩斯大学生小格加诺 (Carmine Gargano Jr.)的父母。

地区检察官指出,格加诺夫妇利用移转产权到空壳公司的方式,隐瞒自己的住宅和商业地产,藉口每月几乎没有收入,申请医疗补助获准。他们有时说每周收入150元,下次又申报年收入仅1万9593元。与此同时,他们每年支付至少13个房屋的贷款超过50万元,钱却不知从何而来。自2004年8月到2009年2月间,他们共使用3万509元的医疗补助(Medicaid)。两人目前被控福利诈欺、巨额窃盗和提供假证明等多项罪名。

拿了药不吃 寄回大陆去

过去不少华人虚报资料侥倖过关,获准享受医疗补助。现在,政府开始抓紧调查,发现申请医疗补助的华人不少在银行有相当可观的存款。

潘太太名下有三个物业,一自住两出租,丈夫在新泽西州有一间中餐馆,调查人员发现潘家有六个银行帐户,共约有三、四十万元存款,而且查到其帐户并非新开户,早在申请医疗补助前就已存在,于是要求他们还钱。

另外,收入超过规定也会被调查。一名华人在申请医疗补助时月入1000元,符合资格,申请获准。当时的家庭健康计画的标准为1200元。后来,家庭健康计画降低,因此调查人员认为可以申请家庭健康计画,不应该申请医疗补助,向他发出信件,要求退钱。

居住在加州的张国城投书《世界周刊》指出,「无功受禄」享受美国政府福利的华人要懂得自爱,不要和政府「捉迷藏」、「使心计」。例如,申请老年公寓却不长期入住,而住在儿女家,浪费美国资源,实在可惜;还有人为了拿到社会安全生活金(SSI),而把自己的财产过到子女名下;还有人好胳臂好腿、行动自如却申请家庭照顾,目的是让自己儿女多领一份政府津贴,「肥水不流外人田」。

张国城说:「占便宜不足取,还有不吃的药也开,开了的药不吃,吃不了的药寄回原居地送给亲友。殊不知美国的药费十分昂贵,如此浪费美国纳税人的钱,于心何忍。」

他指出,还有不该看诊的也看诊,不该检查的也检查,不该化验的也化验。结果,政府支出不该支出的庞大医药费和医疗费,揹上负债累累的沉重负担。殊不知,目前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背负的债务,很大一部分来自这种不知节制的医疗开支。

一位在纽约法拉盛开业的家庭医生指出,不少持白卡的病人,来看病时经常要求他开维他命、钙片等健康药品,还要他开验血糖机等,事实上,病人并非自用,而是寄回大陆给父母家人使用。

使用CIGNA医疗保险的蒋太太,认识好几个收入比她高、经济富裕的朋友,由于虚报资料申请到Medicaid,每次看病不用付Copay给医生。她看病,一般医师自付Copay15 元,专科医师自付Copay20元,医生处方药自付10元或20元不等,享受Medicaid者,则只付三元甚至费用全免,为此她觉得非常不公平,她自我安慰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非我之财,分文不取。」

一名在长岛经营一间日式餐馆的华人,八年前在友人怂恿下,以虚报资料的手法,申请到医疗补助。日前他收到信件,指查到他在银行有近十万元存款,而且已存入银行数年,由此证明过去数年他一直虚报不实资料滥用医疗补助,现在不但要取消他的Medicaid,还要他退回过去八年花费的医疗补助费。他悔不当初,惶惶不可终日。

这位华人形容:「这就等于过去吃下去的,现在要全部吐出来。真是得不偿失!」

钱藏床垫内 被偷吃闷亏

领取粮食券的刘太太近日由于听闻身边朋友被指滥用社会福利接受调查,弄得自己也提心吊胆。她表示,她是在「被动」的情况下申请粮食券的,因某华人机构「广泛宣导」,表示粮食券的资金由联邦支付,若地方申请率低,「就等于损失了不付代价促进经济发展的机会」,并谓「在纽约,因申请人数不足,每年经济损失上亿元」。该机构还有一个口号:「为了明天不再有饥饿,请记住:拥有健康饮食,是你不可剥夺的权利。」所以她委屈地说:「一旦出事,是谁的错?」

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全美食物不足者近3500万,受惠于粮食计画者却只有2500万人;在纽约市,据称每年有120 万居民生活在饥饿中,同时却有70万符合资格者并未提出申请。这一奇怪现象是因有些合格申请者觉得申请「救济」很尷尬,或担心被歧视带来心理压力。尤其华人比其他族裔更少求助。如芝加哥的食物援助计画施惠于各族裔,但华裔申请比率相当低。

政府规定家庭护理(home care)补助资产不得超过1万3050元,个人月入不能超过725元。一位华人老太太为了申请家护服务,将大量现金藏在家中床垫内,被上门照顾她的护理员发现动了贪念,采用蚂蚁搬家手法,陆续偷取她的钱财,而因存放时间久了,加上老太太年事已高,糊里糊涂,连自己有多少钱都弄不清。有天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存款,才发现原来厚厚一大叠钞票,变成薄薄一捲了。她怒而质问看护,看护竟然有恃无恐叫她报警,还反唇相讥:「你诈欺政府医疗福利,看看谁的罪行严重。」老太太气到不行,但转念一想,一旦报警,警方追问钱从何而来,将对自己十分不利。只好忍气吞声,两人达成「和解协议」,看护退还部分偷窃款项,老太太则不报警。

另一位隐瞒存款、成功申请入住老年公寓的林老太太,简直是被活活气死的。老人家私藏了两万美元在一个装药的纸箱内,没想到有天心臟病发送院抢救。住院期间,她的子女来探望她时,她反覆强调要好好保管她的纸箱。她的大女儿帮她清理东西时,看到那个纸箱又脏又臭,索性趁老妈不在时扔到垃圾桶里。待到老太太出院回家,发现两万元化为乌有,一时怒急攻心,再次病发,不久辞世。有人说她是「被活活气死的」。

钱藏保险箱 被偷没保险

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方姑娘,有20多万元现金放在某银行保险箱内。不料传出该银行保险箱失窃,她担心积蓄没了,吓得要命,幸好最后证实她的保险箱没事。问她为什么不将现金存放银行帐户?她苦笑说,她有两个孩子,大人可以不看病,咬咬牙就过去了,但孩子不行,平日伤风感冒还可以应付,但万一孩子有个什么意外住院动手术,就会令她倾家荡产,这20多万元根本不管用。

在纽约华人社区,许多机构都提供申请粮食券的服务,这些机构分为免费和收费两种。提供免费服务的主要是一些社区的非营利机构,如华策会、老人中心、华联会、亚平会、福建同乡会还有一些华人药房等。收费的是一些私人公司,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有的很好,但有的偽造资料,提供不实资讯。

专为华人填表格申请政府福利的郑先生表示,申请Medicaid要填报资产,包括房屋、银行存款、股票、债券、人寿保险、现金及家庭成员可使用的车辆和地产等。由于许多华人收入都是拿现金,不少人租用银行保险箱存放现金,在银行帐户中仅存款几百元,聊作点缀。

他说,不符合申请Medicaid的人士,可以申请儿童健康保险(Child Health Plus)、 家庭健康保险(Family HealthPlus)和孕妇健康补助(PCAP)。

华人社区一个「公开的秘密」是,一些华人喜欢将现金存放银行保险箱,成为歹徒覬覦的目标。一旦被,往往损失惨重,但受害人往往「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为保险箱内放现金本来就不合法,而且一般银行只对保管箱的安全性、完整性负责,不对客户存入物品的质量和数量负责。若出现箱内物品质量和数量不符,银行不作解释或赔偿。

产妇和儿童 奶票补营养

「妇女、婴儿及儿童营养计画 (Women Infants and Children,WIC,俗称奶票),是联邦政府为低收入的孕妇、产妇或喂母乳的妇女及五岁以下小孩提供的特别营养计画,主要目的是为了保障孕妇及儿童的身体健康,为怀孕妇女、婴儿及儿童提供粮食票证购买营养食品。获准的申请人每月可以领取一定数量的营养品购买券(奶票),可以到超市购买牛奶、乳酪饼、奶油、果汁、鸡蛋、乾豆或豌豆及穀物等营养食品。不喂母乳的母亲也可以凭奶票购买婴儿处方奶粉。

王太太是中餐馆老闆娘,但符合纽约州「低收入」资格(三人家庭,年收入2万8000元以下,银行存款不能超2000元),怀孕后凭医生证明,很顺利申请到奶票。她是顺产,收到帐单一看,3500元医疗费全部报销,外加每次看医生,一次200元、十次合共2000元,自己不花分文,就喜为人母。

她说,此外,孩子在五岁四个月之前,都可以领取奶票。政府每月将食物支票发给合格者,领取平均价值 50元的食物。用处方奶粉喂养的婴儿每月可获得90元支票,用来购WIC计画食品中的牛奶、罐装炼乳、低糖牛奶、果汁、鸡蛋、穀物食品、花生及奶油等。王太太七年前从中国大陆移民来美,充分体会到「资本主义就是好」!

住在俄勒冈的李太太,三口之家,总收入比纽约州月入不得超过 2714元、周薪627元以下的标准略低,她庆幸自己家庭总收入是2700元,以些微差距惊险过关。最开心的是女儿可以领奶票到五岁多,现在她又怀了老二,已知是个男孩,又可多领一份奶票。她惭愧自己并没有为美国社会做过贡献,却首先享受了这么多的好处。

郑先生指出,联邦政府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的粮食券,是美国农业部的联邦拨款福利,其宗旨是保障大众的基本生活,帮助陷入困境的人度过经济难关,刺激国家经济成长,必须通过家庭收入审查才可领取, 但经常被人滥用。

粮食券计画经由州和市政府管理部门决定领取资格、每月的金额和分发程序。纽约州申请粮食券是从去年10 月1日起放宽标准,月收入单身低于1127元,二人家庭低于1517元,三人家庭低于1907元,四人家庭低于2297元均可以申请,每增加一个家庭人数,收入限制增加390元。粮食券的金额也有提高,一人176元、二人323元、三人463元、四人588元。以一个四口之家来说,每月总收入不得超过 2297元,最高福利金额可拿到588元。合格者在批准后,会收到一张如同信用卡的电子粮食卡,可在大部分的食品店、超市如现金般购买食物。

领取粮食券必须是美国公民或符合有关规定的非居民,而领取粮食券不会影响申请成为美国公民。申请资格的合法移民包括残障人士﹔在美国合法居住超过五年以上者 ﹔儿童、不论父母的国籍﹔60岁以上长者﹔某些情况下包括的家庭暴力受害者等。纽约市目前共有40家粮食局(网址www.CIDNY.org)受理申请。

贫富「夹心层」 最难过日子

布碌崙小星城老人中心副主任范荣光表示,由联邦农业部(USDA)为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免费食物,每月一次在小星城老人中心发放,领取者必须符合纽约州食品营养计画(NewYork State FAN Program)的家庭收入标准。每逢发放日,许多民众带著购物车排队领取免费食物。不过,前来领取食物的华人并不多。

他指出,华人社区的确存在滥用福利的现象,政府的发放措施也存在很大漏洞。粮食券本来是政府给穷人的福利,但有些经济富裕的人,为了贪图福利,千方百计「将自己变成穷人」。粮食券可购买食品,包括五穀类(麵包与麦类)、蔬果、肉类等,有人自己吃不了,就到处「派街坊」送人。有人将获得白卡视为「中六合彩」,也有老人将钱财转移给子女,最后产生纠纷,亲人变仇人。

范荣光认为,无论粮食券或是医疗补助,都是政府为了帮助低收入人士的善举,应该给真正有需要人士,其他人不应滥用。他从事社区服务多年,耳闻目睹一些人抱著「不要白不要」的心态,不管合不合资格,先申请再说,乱用纳税人的血汗钱。真正难过日子的是刚超过政府规定的贫穷线,不愿弄虚作假申请福利的「夹心层」,夹在贫富之间,不但纳税重,而且什么福利都享受不到,什么都要自己付钱。

作家林瀅、赵兰芬夫妇就属于这样的「夹心人」。由于他们的养老金稍高了一点,不符合低收入标准,不能申请入住老年公寓和家护。他们宁愿如此,也不愿听从亲友劝告以造假方式达到目的,但觉得政府对他们这种人「不大公平」。

一位在医院财务部门工作的华人员工表示,在美国,真正拖欠医疗费的不是穷人,而是那些中产阶级,「因为穷人的医疗费已由政府埋单了」。

眼前少交税 未来吃大亏

布碌崙华人联合会执行总监于治平热心为华人服务,经常为华人填写表格申请政府福利。他证实有华人提供不实资料滥用福利。

于治平对某些华人的言行感触很深,他说有人上门寻求协助,开门见山就问︰「如何把钱藏起来?」他担忧现在滥用福利,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我们的下一代将付出代价。」身在华人社区,他留意到朋友之间聊天,常说:「不拿白不拿。」他认为该拿的固然不要放弃权益,不该拿的就应分文不取。

他所在的布碌崙八大道,不少华人老闆给员工发薪水,大多是一半现金,一半支票。员工以为占了便宜,其实是自己吃亏,因为雇主少付了一半社会安全税。本来替人打工,雇主要替你申报社会安全税,社会安全税是薪金的15.3%,自己与雇主各出一半,这是为了将来退休后获得Medicare(老年医疗保险)。尤其对很多新移民而言,每个月的社会安全金支票 (养老金)可能不多,重要的是老人医疗保险。美国没有全民退休和健康保险制度,必须付社会安全税来赚取工作「点数」 (credits)。也就是说,必须至少工作十年,赚取四十个点数,将来才能领取社会安全金,获得住院保险和参加医疗保险,但很多新移民不明情况,只顾眼前利益,以为不交税是好事。

于治平说,华人服务机构有责任帮助新移民认识在美生活的一些重要观念,目前相关教育不够,许多新移民一知半解。希望以后以举办讲座等方式加强教育。

他举例,日前有位太太上门要求他帮助申请粮食券,但她居住的房子市值130万元,子女与她同住,她不希望如实填报,理由是「这个房子不能吃、不能用」,如果照实申报恐怕「拿不到好处」。于治平反问她,如果不如实填报,「查到怎么办?」

领免费食物 八成是华人

华人「不拿白不拿」的心态,还反映在其他方面。住在纽约华埠的李先生反映,游民联盟(Coalition for the Homeless)「紧急食物」项目(Emergency Feeding Program)每晚7时左右,都派出一辆白色厢型车停泊在曼哈坦华埠中央街100号的大停车场,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提供免费食物,包括水果、牛奶、麵包和汤等食物,这项服务已持续10多年。他曾多次好奇前往观察,发现每晚领取食物的人当中,绝大多数都不是流浪汉,而是衣著光鲜的华人,并且至少有八成华人。

「紧急食物」项目经理Juan Delacruz表示,这些免费食物是提供给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或是无法从社区或其他渠道取得食物的人士。他们每天前往全市30个派发点免费发放食物,华埠中央街是首发站之一,他们发现,很多领食物者并非流浪汉,只是来拿免费食物,而且绝大多数是华人。

鉴于现在经济不景气,游民联盟经费缩水,提供食物有不足现象,游民联盟曾向华埠几家老人中心了解领取食物的华人情况,避免帮错对象,被人「揩油」。Juan Delacruz解释,以前经济好时,该联盟有能力给所有前来的民众提供食物,但由于经济不景气,经费削减,希望这些免费食物能够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李先生曾跟一位每天都来领食物的华人聊天,对方表示,他就住在附近,每天几乎都来领,还经常叫朋友们也来,他知道这些食物的救济对象是流浪汉,但既然流浪汉没来拿,「不拿白不拿」,自己占点便宜算不了什么,反正发放食物的工作人员来者不拒,也不查问身分。另一名华人老先生表示,自己在这里领取免费食物已有五、六年了,没什么对不对的,有些穿名牌的人也来领,相信这些人比自己更有钱。「既然他们可以开著宾士来拿食物,我为什么不!」

本报记者/曾慧燕


查看完整版本: [-- 不拿白不拿? 华人社区濫用福利 案例多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27074 second(s),query:1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