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音乐 • 时光 --]

Bay Area Chinese--灣區華人 -> 之之 -> 音乐 • 时光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之之 03-13-2009 00:43

音乐 • 时光

1、
不用太贪心,只是让月光宝盒把时光逆转一点点,定格在这样的一个画面。黄昏,天空满是淡金色温暖的霞光,庭院里深深的荫凉处,父亲悠闲地吹着笛子,母亲做着家事,快乐地忙进忙出。笛声清越宛转。有两个小孩,是一对姐妹,并没有耐心听,在旁边咕咕格格地笑,追逐嬉戏。

这就是我的家。

父亲吹的都是一些老歌,到现在我也回忆不出它的名字,也唱不出它的曲调。只记得那笛子,并没有笛膜,用蒜皮粘着。

那个年月啊。

总是会听父亲念叨,他还有一只二胡。每次提起的时候都是很怅惘的样子。
“唉,被你小舅舅拿去了。”

以至于,后来,只要提起那把二胡,我和妹妹任何一个人都会接下去,

“唉,被小舅舅拿去了。”

2、
再长大一点,进了校门,成了小学生,被选去了军鼓队。二三十个小孩子,组成童子军,齐刷刷地站成方阵,站在小小的礼堂里,每天黄昏操练一二个小时。一直到天色灰蒙蒙,小孩子们四散,拼尽全力,没命地向家跑。

“咚叭咚叭,叭叭咚。。。”,快乐,来自初相识,陶醉那种震动到筋脉的感觉。

一共有三段,敲了三年。没有再增加一段。运动会、迎宾的时候最威风,蓝白的水手制服,跟着锦旗行进。收获的都是同学艳羡的眼色。

但也是很机械的快乐。别人去跳橡皮筋,我在打鼓;别人去看电影,我还在打鼓。

我一直在打鼓。

雨中的鸟 03-13-2009 00:57
沙发,坐下慢慢看。之之的文章我一直喜欢

雨中的鸟 03-13-2009 01:00
还有没有3456啊?

之之 03-13-2009 01:14
3、
再长大一点,父亲帮我选了一种乐器,他让我去学小提琴。可我一直想拥有一把吉他。长长的头发,坐在雪花飘落的窗前,弹唱轻柔的歌。那时,会很潮,很颓唐。

以成绩单和眼泪的代价,换来了父亲的妥协。

去了一个学习班,从看小蝌蚪开始学。碰到一个师兄,叫他匪兵乙吧。是那种看到了目光会躲开,有一点淡淡内容的师兄。

课间,匪兵乙坐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抱着吉他弹,《爱的罗曼司》。会有人踢我的椅子,“之之,回头。”

他的很多粉丝,一些起哄,

“之之回头,之之回头。。。。”

4、
大学时,我的外快来自给教一个韩国女孩汉语,她叫真姬。同寝室的姐妹都听过我叙述去看过她。

真姬总擦着巧克力颜色的口红,酒红色指甲,眼神妩媚,手臂软润。说话懒散,从不用力,但很有韵味。

她读书也不用功。浓浓的睫毛膏下,两只眼睛即使看着我,也十分迷茫。很多时候,我都在自说自话。小房间很安静,可以听见时间也静静地流淌。

真姬总在听王菲。汉语她并不懂多少。她说,我喜欢。

菲式唱腔,附着的是林夕的灵魂。犹如彼岸越女任性勇敢的歌声,似幻似真,泅渡的人无法拒绝。她的歌总是黏着一类人。

真姬总是在两国奔走,两国恋爱。她说,要一直爱一直爱,不枉活了一场。

renée 03-13-2009 01:42
        还喜欢文字后面透出的之之的性格 [s:93]

盛夏 03-13-2009 02:01
我爸爸也拉二胡:)
我也学过小提琴:)

嘿嘿,共同点很多啊![s:92][s:92]

雨中的鸟 03-13-2009 02:02
引用
引用第4楼renée于03-13-2009 01:42发表的  :
         还喜欢文字后面透出的之之的性格


我也一样。

clean0551 03-13-2009 03:44
加油之之,你的威望已经超过两百点啦 [s:92]

小幺 03-13-2009 20:30
好稀罕看你写的文字,加油!

红柳 03-13-2009 21:01
n年以前, 我很迷林夕,曾经为他写过短文。 那时还不知他是菲的御用词人,只迷他的诗和散文。原以为他是女性,因为细腻, 后知他是文弱男人。如今文山的词无人可比, 本人却是个粗俗像。可见见光死不仅在网友间, 才子也挡不住人对外表的一致审美。李碧华就拒绝公众, 盖是深知此人性。

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女人的心思疏密, 最是男人写得最淋漓, 古有五言七律词诗人, 今有不着不调曲词人, 文才一样的诱人, 不一样的是今日的才子,男女他都诱。

盛夏 03-13-2009 21:16
之之加油!
老大给这篇加精华了![s:77]

之之 03-14-2009 08:14
谢谢雨鸟、renée姐、 盛夏姐、CLEAN姐、小幺老乡的鼓励。

小幺老乡真是好久不见了。

[s:60]  [s:60]  [s:60]

之之 03-14-2009 08:38
5、
工作初年,总有数不完的业务、饭局和K歌。总是到,酒盏不知深和浅,领导和客户一起怂恿,之之去唱几首歌,娱乐娱乐。

钻石灯和马提尼容易使人晕眩。有人喜欢,有人迷惘。总有一个感觉,灯红酒绿中,另外一个我分身而出,站在远处怜惜地看着那个我。

终于有一日,挨不住去唱了一首,没等唱完,领导和客户,分别跟我来做手势、打招呼,“我出去抽支烟”,“我去趟洗手间。。。”

哈哈哈,真是快乐啊。

6.
坐在座位上,飞机开始接近你的城市。耳机里是一首歌,我很喜欢的《三万英尺》。

“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思念像黏着身体的引力,还拉着泪不停往下滴,逃开了你,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紧紧靠在椅背上的我,还以为拥你在怀里。。。”

音乐随着身旁的白云一起浮浮荡荡。离开了你,我把音量调到极限。如果你在,你转瞬间会关掉,或者调成耳语。

几年前的一次事故,我失去了一只耳朵的听力。日子还是一样过,只是不我怎么听音乐、看电视、看电影。或许是因为不平衡的缘故,久了,头会很痛,数日耳鸣。朋友,爱我的人,跟我一起坐车,都会关上音响,算是给我默默的关怀。

但我会听迪克牛仔,偶尔开心到HIGH的时候,或者情绪不稳的时候,听他任性地唱歌。

存了很多CD,新歌、老歌,看到就买,然后包装纸也没有拆,就存好。

至亲,没有人知道我的秘密,父母姐妹。

只有你。

而你说,没关系。

                                         

之之 03-14-2009 08:44
引用
引用第9楼红柳于03-13-2009 21:01发表的  :
n年以前, 我很迷林夕,曾经为他写过短文。 那时还不知他是菲的御用词人,只迷他的诗和散文。原以为他是女性,因为细腻, 后知他是文弱男人。如今文山的词无人可比, 本人却是个粗俗像。可见见光死不仅在网友间, 才子也挡不住人对外表的一致审美。李碧华就拒绝公众, 盖是深知此人性。

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女人的心思疏密, 最是男人写得最淋漓, 古有五言七律词诗人, 今有不着不调曲词人, 文才一样的诱人, 不一样的是今日的才子,男女他都诱。


我总觉得林夕有那么一点点像柳永。

之之 03-14-2009 08:47
引用
引用第10楼盛夏于03-13-2009 21:16发表的  :
之之加油!
老大给这篇加精华了!


是啊。我是真开心呢。谢谢老大。


盛夏姐,也多谢你。


盛夏 03-14-2009 08:51




三万英尺
爬升 速度将我推向椅背
模糊的城市慢慢地飞出我的视线
呼吸 提醒我活着的证明
飞机正在抵抗地球 我正在抵抗你
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
思念像粘着身体的引力
还拉着泪不停地往下滴
逃开了你 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
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
紧紧地靠在椅背上的我
以为还拥你在怀里
回忆 像一直开着的机器
趁我不注意慢慢地清晰反覆播映
后悔 原来是这么痛苦的
会变成稀薄的空气
会压得你喘不过气
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
思念像粘着身体的引力
还拉着泪不停地往下滴
逃开了你 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
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
紧紧地靠在椅背上的我
以为还拥你在怀里
要飞向那里 能飞向那里
愚笨的问题
我浮在天空里 自由的很无力
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
思念像粘着身体的引力
还拉着泪不停地往下滴
逃开了你 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
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
紧紧地靠在椅背上的我
以为还拥你在怀里

小幺 03-14-2009 08:56
引用
引用第11楼之之于03-14-2009 08:14发表的  :
谢谢雨鸟、renée姐、 盛夏姐、CLEAN姐、小幺老乡的鼓励。

小幺老乡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我要谢谢你分享优美动人的故事。这阵子人很忙心很乱。。

zgl0900 03-16-2009 22:49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雨中的鸟 03-16-2009 23:01
引用
引用第12楼之之于03-14-2009 08:38发表的  :
6.
坐在座位上,飞机开始接近你的城市。耳机里是一首歌,我很喜欢的《三万英尺》。

“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思念像黏着身体的引力,还拉着泪不停往下滴,逃开了你,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紧紧靠在椅背上的我,还以为拥你在怀里。。。”

音乐随着身旁的白云一起浮浮荡荡。离开了你,我把音量调到极限。如果你在,你转瞬间会关掉,或者调成耳语。

.......



我也很喜欢这首歌。只是,别听太多了,因为他会把你陷入忧郁里面,无力自拔。

maggie 03-16-2009 23:38
谢谢之之分享的温馨小故事。

俺也在打鼓,高中是学校乐队的成员,从那以后,不论运动会,还是区里面市里面的什么活动,俺都去打鼓,不过俺是穿着蒙古袍打腰鼓,因为学校是民族中学,虽然俺是纯粹的汉族一句蒙语也不会讲。

咚吧咚吧咚咚吧咚吧,枯燥的节奏,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之之 03-18-2009 00:42
出差了两天。

看到盛夏姐贴了这首歌,多谢。知音。

小幺老乡开心点啊。

zgl0900 新朋友,握个手。

雨鸟,这歌确实不能总听。会很BLUE。

maggie,真是同感同感。不过羡慕MAGGIE还有穿蒙古袍的经历。

农场主 03-18-2009 03:53
稀饭稀饭,文字优美滴很 [s:172]

genny 03-21-2009 23:21
引用
引用第9楼红柳于03-13-2009 21:01发表的  :
n年以前, 我很迷林夕,曾经为他写过短文。 那时还不知他是菲的御用词人,只迷他的诗和散文。原以为他是女性,因为细腻, 后知他是文弱男人。如今文山的词无人可比, 本人却是个粗俗像。可见见光死不仅在网友间, 才子也挡不住人对外表的一致审美。李碧华就拒绝公众, 盖是深知此人性。

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女人的心思疏密, 最是男人写得最淋漓, 古有五言七律词诗人, 今有不着不调曲词人, 文才一样的诱人, 不一样的是今日的才子,男女他都诱。

红柳说的是哪个林夕?写“农民的自留地”的林夕?

surenlaoxi 03-21-2009 23:46
时间静静的流淌。。。
      之之的文字如涓涓细流,流过我的全身沐浴我的心田

娃娃天使 08-26-2011 17:06
喜欢之之的文字,很优美,今天在单位值班,专门跑来欣赏美文,好幸福啊。

笨笨牛 08-26-2011 20:00
之之呀,之之


查看完整版本: [-- 音乐 • 时光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14756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