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普林斯顿大学的“笑话”引发亚裔学生争取民权 --]

Bay Area Chinese--灣區華人 -> 移民天地 -> 普林斯顿大学的“笑话”引发亚裔学生争取民权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卡拉 01-28-2007 11:36

普林斯顿大学的“笑话”引发亚裔学生争取民权

来源:多维网

多维社记者朱屹峰报导/最近发生在美国着名的普林斯顿大学的一起事件,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那样在这所大学,掀起了全校几乎所有人的议论和讨论的热潮。来自中国南京的李简(Jian Li),是随父母移民来到美国的亚裔学生。去年,李简以SAT满分、哥斯达黎加实习等经验申请普林斯顿大学遭到拒绝。于是,他奋起向美国教育部民权办事处投诉,指控该校拒收他不是因为成绩而是因为他是亚裔学生。为此,美国教育部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目前,李简正通过法律途径,迫使普林斯顿大学检讨该校是否在招生工作中存在着不公平地对待亚裔学生的问题。现在,李简就读于也是名牌大学的耶鲁大学。这位功课相当不错的亚裔美国学生认为,普林斯顿大学招生中歧视亚裔学生的倾向,需要美国社会广泛的关注,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战斗,而是一个原则问题。他呼吁,人们应当重新加入到对“平权措施”的讨论和辩论之中。

李简表示,在美国,“平权措施”乃是“白与黑”的肤色辩论,在许多美国人“少数族裔”的概念中,并没有包涵亚裔。因此,对于亚裔学生的“平权措施”,实质上被人为地“边缘化了”。他对采访他的美国记者说,“在美国长大的我,所受的教育一直是说'种族在美国已不是问题’,然而,到了我们升学的时候,问题就来了。我所经历的这件事,再好不过地说明,其实种族问题竟然是如此之大的拒收因素。”

《纽约时报》近日发表的文章指出,亚裔学生在该校被一些人挖苦嘲笑的事,已经在该校激起了许多亚裔学生的抗议和愤怒。普林斯顿大学四年级学生陈倍达(Beida Chan)是一个女生,她对该校校刊刊登“笑话”,讥讽普林斯顿大学“有眼无珠”地拒收满分成绩的亚裔学生的事情,感到十分气愤。

陈倍达来自马萨诸塞州,她的父母都是来此中国的移民。她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历史,她说,“据我所知,该刊编辑的意图是,通过这个笑话在校园里引起人们对种族问题进行讨论。明摆着,这件事发生了。但也因此引起了人们对种族问题的关注和讨论。当然,种族歧视可不是件好事,我们不能容忍种族歧视的事情发生,不能让这种事情一直发展下去。”

该校校刊的那篇文章是1月17日发表的,那则被称为“笑话”的文章的大概内容是:“您好,普林斯顿大学!您还记得我嘛?我的数理化成绩可是相当不错的,我的‘学术评估考试’(SAT)成绩得了满分2400。相当棒吧?要是你们忘记了的话,让我来提醒一下你们。我是亚裔学生中的尖子生。可普林斯顿大学这所顶尖级的大学,却不容我,把我拒收门外。”这则“笑话”的结尾是,“我肤色不白,这是不是你们拒收我的原因?黄种人让全球都转呀转。我们烹制可口的饭菜,我们为你们洗衣服,我们让你们抄袭我们写完的作业。”

这则“笑话”刊登在《今日普林斯顿人》(The Daily Princetonian)上,这是一份日刊。然而,该“笑话”刚刚刊登出来时,由于并没有加注任何编者按语,便引起了不小的抗议的热潮。许多学生和老师看了后,十分气愤。于是,该刊便马上在追加发表的一则“编者按语”中称,“本刊编者对于人们所表示的不安,深感遗憾,我们这个编辑部由持各种观点的人组成,其中的高级编辑中不乏一些亚裔人士。我们之所以刊登这条消息,旨在阻止类似事情发生。从坏的方面说,该笑料肯定是很坏的笑料。但从好的方面讲,它可以引起人们对种族、尊重、多样化的问题进行深思。”

目前,该“笑话”引起的争论,一直在持续。普林斯顿大学亚裔学生会主席周小姐(April Chou)说,“这种事情毕竟是发生了。我们所面临的任务是,我们必须适当地引导这类讨论,并以此来挽回我们学校业已失去的名声。”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目前美国各大学中亚裔学生所占的比例约为百分之五,而在那些顶尖级的大学中,这个比例远远超过上述比例,例如,哈佛大学为百分之十八,斯坦福大学为百分之二十四,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的比例为百分之四十六。据统计,去年普林斯顿大学在校就读的大学生中,亚裔学生占百分之十三,而新近入学的学生的比例则为百分之十四。

目前的争论中,有一些人看来有着同李简类似的虽高分却遭普林斯顿大学拒收的经历,这些人士认为,许多大学,即便是那些已有不少亚裔学生的大学,都有故意人为地压低和减少亚裔学生的倾向,因为许多亚裔学生高中时学业优异,他们的SAT考试成绩也都相当不错。

刚刚进入名牌大学――耶鲁大学学习的李简,高中时的SAT考试成绩是满分2400分。这在他所就读的新泽西州利文斯顿高中的学习成绩,是首屈一指的。李简还是新泽西州数学和物理学会(New Jersey's Math and Physics Leagues )会员中的佼佼者。

接受记者采访时,李简说,他于去年8月向教育部民权办事处投诉,指控普大拒收他是因为他是亚裔时,心里感到十分“压抑”。他说,事后他听到一些讥讽与嘲笑。对于普林斯顿大学校刊上刊登的“笑话”,他看了后说,他感到实在太乏味了。不过,他说,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此事,他已感到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他的抗争正在産生一些效果。受一些媒体之邀,他时常发表他对民权问题的一些看法。在一些聚会上,他亦代表亚裔学生,阐述自对有关的观点。

他告诉记者,最近他听两名布朗大学的学生说,他们打算发起一场全国性的运动,反对对亚裔学生的种族歧视,可普林斯顿大学却矢口否认称,该校并没有什麽种族歧视。

据称,早年普林斯顿大学曾有反犹太主义的不好名声。对于该校校刊刊登的这则“笑话”,一些学生亦认为,那是早年的老黄历了,类似的现象如今好像不存在了。来自亚特兰大的大二学生班奇(Bryan Bunch)对记者说,“我知道普大有许多老套子。什么具有高人一等人的人士。什么种族主义者,什么胸襟狭隘的人。不过,虽然会有这些人,但毕竟为数不多。也许,过去不乏其人,但如今的普大乃精英聚集之地,且各自的观点五花八门,什么观点都有。就我本人而言,我的朋友有来自韩国的,有来自非洲的,也有来自加州的,几乎来自世界各地,什么地方的朋友都有。”

接着,他问道,“来自外面的人,何以会因校园里有人写了冒犯亚裔人士的文章来认为普大不是个接纳和欢迎他们的地方呢?”

这位来自亚特兰大的大二学生说,“如果真的有一些学生会因此而不打算申请普大,或者没有被普大录取,那可是令人扫兴的。应当说,这件事不会有损于普大的名声,普大依然是那些来此苦读四年书的学子聚集和用功的天堂。”

杰西卡.魏(Jessica Wey)来自密歇根州,是普大攻读分子生物学和神经学的大四学生。她告诉记者,去年秋季,她参加了普大学生会召开的一次大会,许多少数族裔的学生,包括一名早在60年前毕业的亚裔师长也返校出席了那次大会。大会上,他们阐述了各自的不同经历与看法。

魏小姐是华裔,她的父母早年来自台湾。她说,“早年的亚洲人为自己的民权进行抗争的事情,以前是根本听不到的。”

她说,“相比而言,我们现在至少表面上看来还是感觉不错的。可以说,还是进步不少的哟。但是,普林斯顿大学校园里的白人优越感还是很强的。对亚洲人是有排斥的。”

黄先生(Felix Huang)来自德州,是普大攻读化学工程学大四学生。他说,他本人对此事感到好笑。他说,“如果10年前发生此事,我倒不会有什么不安的,不会有那种自卫感,或是为此生气。”记者马上问道,为什么呢?黄先生的回答是,“因为若在那时,我会有自知之明的,我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对自己是中国人早有先天的预感。”

那末,其他亚裔美国人的看法如何呢?

李成芮(Chang-rae Lee )来自韩国,还是他3岁的时候,就在父母的带领下来到美国。目前,他是普林斯顿大学文学创作学教授和作家。谈到那些拙劣地模仿与讽刺亚裔美国人的行为时,他说,“这当然很可笑,可以说,实在让人笑破肚皮。但亦令人感到可悲,因爲这实际上是讽刺、挖苦、歪曲所有的人。我指的是,在顶尖级的着名高校招收亚裔美国学生这个颇为复杂的问题上被牵连进去的人。这个问题是明摆着存在的。”

这位韩裔美国人说,“校刊上的该文,充斥着低劣粗俗的文化偏见和下流蹩脚的语言,可以说简直俨如一群无赖和瘪三。说实在的,对于此文中充斥的种族歧视和粗俗的偏见,我本人并不感到吃惊。”

lili 01-28-2007 16:03
为了下一代!我们要斗争!

Ling1984 01-28-2007 18:33
在加州基本上是感觉不到种族歧视的   还是加州的大学好   不作他想   儿子就留在加州的学校

伍胥之 08-30-2015 07:47
对。 应该贴到这里的。


外媒解读美国逆向歧视:优秀亚裔学生反遭淘汰

2015-08-30 00:52:27
来源: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8月30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8月26日刊登《我是华裔,我知道为什么常春藤名校不会有更多亚裔学生》一文,作者为张天璞。

  文章称,在加州有个美国出生的华裔学生,名叫王孜立。像大多憧憬美国梦的青年一样,孜立也盼望着在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的查尔斯河畔留下自己奋斗的身影和四年美好的青春记忆。

  当孜立申请哈佛时,他提交给招生官的成绩是这样的:SAT2230分(满分2400),担任高中辩论队队长,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参加学校合唱队并在奥巴马总统的就职典礼上演唱,加州知识竞赛第一名,义工经历丰富,包括帮助穷人和移民的孩子们补习等等。

  文章称,倘若天道酬勤,那么孜立应当梦想成真了吧?没有,孜立被拒了,而且拒得十分粗暴。很多根本没有闪亮资历的其他少数族裔都心想事成地拿到了录取通知,很多不应该享受特殊待遇的美国白人也被录取了,而他们的背景与孜立相比简直就是白纸一张。

  如果你的其他一切条件均高于竞争者,却仍然没有被录取,那么剩下的唯一结果就是你遭到了“种族歧视”。你不能录取,因为你是亚裔。在整个社会都在标榜种族平等的年代,大学录取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还能公然出现“种族歧视”这个历史残留物?

  文章称,其源头是美国的一项国策:平权政策。众所周知,美国历史上曾经存在极其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60年代民权运动激起了美国社会反对种族歧视的大浪,很多同情以前受到不平等待遇的人们觉得,治重病一定要下猛药:白人要为他们先人犯的错付出代价!

  因此,作为改变一个人经济地位最重要的地方,各大顶级院校就成为了反攻种族主义的主力,纷纷出台平权政策,剥夺部分白人的机会,分给少数族裔。

  文章称,需要指出的是,黑人是民权运动的主力。亚裔甚至连打酱油的贡献都没做。所以几乎所有民权运动促成的法案都是以黑白两个人种的二元视角写成,这造成了其他少数族裔维权时的麻烦。

  按说平权政策是照顾少数族裔的,理应对同样是少数族裔且历史上受到不正当待遇的亚裔有好处才对,怎么能说是造成亚裔困扰的罪魁祸首呢?事实上,很多亚裔的经济地位和学术成就的进步程度,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和白人持平甚至超越的地步。主导美国社会的白人,开始称亚裔为“模范少数族裔”,认为亚裔在经济地位和智力生活上已经实现了“准白人化”。 这两种说法原本意在表扬,但却意味着亚裔学生必须在就业问题上付出代价。

  文章称,亚裔学生原来是跟非洲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一起被列为平权措施的保护对象的,但随着亚裔学子们的表现越来越好,成绩越来越高,他们很快就跟其他少数族裔拉开了以光年计的距离。

  于是各大高校发现,亚裔申请者太优秀,如果还是把它们跟其他少数族裔放在一个组别里照顾着录取的话,就会造成两个结果:第一,学校招的少数族裔中亚裔比例越来越大;第二,学校招的亚裔人数在总人数之中的比例也越来越大。很多学校即使在亚洲学生各方面都很优秀的情况下,依然对亚裔学生抱有那种全无逻辑的偏见。比如说,他们认为亚洲人只会学理工科,缺乏领导能力,过于安静,没胆子,过于保守,等等。

  文章称所以当看到亚裔学生人数越来越多的时候,学校就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于是它们就做了。简单地讲,它们取消了平权政策赋予亚裔的保护,并以平权政策为幌子打压亚裔。

  比如王孜立的例子。如果有三个学生,一个亚裔,一个白人,一个其他少数族裔,那么在所有条件都一样的情况下,我们很可能会发现被录取的机会是:其他少数族裔 > 白人 > 亚裔。很多统计证明,至少在成绩相同的申请人中,亚裔的录取率是最低的,而其他少数族裔是最高的,白人则居中。

  文章称,研究该现象的一些社会学家把美国对亚裔的态度称为“逆向歧视”。逆向歧视造成的结果是一个白人被录取的机会往往都要高于几乎完全相同条件的、甚至更加优秀的亚裔。

  亚裔正在遭到那些本来应该以公正、自由、平等的名义保护他们的美国高校的歧视。一个本来应该保护亚裔的国策竟然变成了歧视他们的幌子,这真可笑。

  意识到这一点后,很多亚裔团体近年一直在挑战这种不公平的录取政策。在美国,通过法律途径挑战高校“逆向歧视”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依据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去法院提起常规种族歧视诉讼;另一种是向美国教育部和司法部公民权利司提起投诉并要求其彻查问题。

  文章称,归根结底,对于包括亚裔在内的少数族裔的歧视,原因在于依然存在的长期隔阂。但随着亚裔在美国逐渐增多,主流文化将慢慢地接纳亚裔,并被亚裔文化所影响,这样亚裔迟早会从“准白人”变成文化上的“全白人”。

  与此同时,可能需要有第二次民权运动,不过笔者希望这次主角是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亚洲也许再一次被称为世界中心,而问题可能不再是亚裔的白人化,而是白人的亚洲化。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想。


查看完整版本: [-- 普林斯顿大学的“笑话”引发亚裔学生争取民权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15709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