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2019-04-22
Search
Main Menu
网站首页
六六文集
六六博客
六六评说
六六专栏
发表评论
联络六六
网站链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Who's Online
现在有 2287 位访客 在线
安娜首战告捷 | 打印 |  E-mail
用户评分: / 15
好 

 

第二章 安娜首战告捷

婚姻是一碗牛肉面,浮在上面廖廖几片牛肉,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面下咽。这是安娜看王贵吃饭的时候总结的哲理。因为婚姻中的快乐对安娜来说实在是太少了。

结婚以后家庭爆发了数次以生活习惯不和谐为起因的大战。首先是用水问题。安娜对谴词造句特别有研究,她总可以把粗俗的话化为高雅,让你觉得生活是一盆插花艺术。比如,安娜最听不得的话是“拉屎”,让她觉得形象到可以看见排泄物的样子,盘旋着上升,冒着热气。安娜从小就教育我说上厕所,如果非要表明其时间长短,就用“恩恩”或“嘘嘘”代替,既文雅又俏皮。 所谓用水,在王贵嘴里就是洗腚。安娜坚持要王贵每天上床以前用水。王贵甚不以为然。一个礼拜都洗一次澡了,还每天跟个娘们一样蹲地下洗腚做什么,这有损王贵的大男人自尊。两个人从暗闹发展到明吵,安娜设的底限是你不用水就不要碰我。于是家里常会看到比较滑稽的场面是,王贵隔三岔五就洗腚,洗腚成了一种暗号。王贵其实非常恼火,觉得自己为了求欢而卑躬屈膝,王贵曾为尊严而冷战过,不过最终都以自己的彻底失败告终。幸好王贵心胸比较开阔,自我解嘲说:“孔雀求欢前还开屏呢!不就洗腚吗?”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王贵接受了这一事实并发展到自觉自愿的程度。反正上次我回去,安娜私下里赞口不绝:“你爸爸现在每天不用水都睡不着觉,比我还爱干净。”

其次还是吃饭问题,安娜为了王贵的吃相,不晓得发了多少次火,流了多少盆泪,她显然把丈夫的吃相与自己的家教联系在一起,朋友一起吃饭,每当王贵甩开腮帮子狂吃海喝的时候,安娜的脸就青一阵红一阵。安娜自嘲婚姻这么久保持良好的身材,实在是因为王贵的吃相影响了她的胃口。王贵其他缺点都能改,就是一上桌就进入极乐世界,天性使然。安娜把全部教育重点放在我身上,从我会拿勺子起就告诉我,不要用勺子刮盘子,显得一副馋相,吃饭要慢,不要上嘴唇打下嘴唇,食物是抿在口中含化的,不是用牙齿咬断的。如果我的腮帮子有了明显的咀嚼蠕动,安娜就面露不悦了,忍不住脱口而出:“改不了的农村坯子。”然后就手刷我脸蛋一筷子。

王贵最不能忍受这种指桑骂槐。你安娜可以羞辱我,不可以羞辱我的祖宗,你安娜可以折磨我,不可以折磨我的孩子。王贵看不得我小嘴咧咧,想哭不敢哭的样子,于是在我啜着眼泪,含着米饭的委屈中,两个人开始破口大骂。安娜骂人阴损,语言丰富,常可以不重样地将王贵的祖上八代不带脏字地唾弃一遍。我长大后曾经冷静总结过,主要是种族歧视,还有就是城市对农村的居高临下。王贵骂安娜的语言比较贫乏,翻来覆去就是:“你他妈的有什么了不起!操!”“别他妈的自以为是,操!”有一次外婆蹲点,无意中听见了,当时不响。过后走到厨房轻轻告诉王贵:“阿贵啊,妈妈没什么对不起你,女儿脾气不好是我的错,但我把她许给你做老婆,还养了两个孩子,你的话里怎么能带上我呢?以后不能那样讲了。”王贵对丈母的感激犹如再造父母,自此,唯一的出气的语言也给封堵了。

从那以后,王贵的语言更加苍白了,无论安娜骂什么,他只回一句:“骂你自己。”

王贵与安娜另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是王贵乡下的亲戚。王贵的母亲曾在儿子婚后来住过一段。安娜起先是抱着善意和友好的态度的,希望能跟家婆处好关系,表现在,她为家婆洗头,抓虱子,将农村的衣服一并扔掉,从里到外做新的。她还曾跟王贵说起家婆上公共厕所的笑话。当时王贵带着安娜住大学的筒子楼里,厕所是公用的。安娜在家婆刚到的那天带家婆上厕所,替她拉开了灯绳。过一会儿不见家婆出来,就进去看看,发现家婆正起劲儿地将灯绳往上抛。问她干吗呢,老太太说,你拉绳就闪,我灭它不是要扔回去?安娜笑到肚子疼,觉得老人挺淳朴,也还满会动脑筋。

与老人的不快是因为生活的细节。老太太熬稀饭的时候,总拿把勺舀了尝尝,安娜一次无意看到,恶心了许久,觉得自己这一向不晓得喝了多少老太太的口水。她跟老太太说了几次,老太太压根没改的意思。还有一次,她居然发现老太太拿她用水的布去擦锅台!她还真没觉得锅台给腌匝了,相反觉得自己下体一阵不适。为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安娜每天做完清洁功课后,得把小毛巾晒自己床头特地钉的钉子上。

还有诸如此类的小事,比如说老太太偷喝了新炖的鸡汤,怕媳妇说她馋,又兑回好多水去。有时候一不留神就在小夫妻俩的床上倒头午睡了。而安娜长了个狗鼻子,床上有点味道都闻得见,只要发现老太太躺过的痕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好象虱子满身跳一样周身发痒。零零总总堆积起来,安娜已经是满腹牢骚没地方发了。终于,有一天,老太太在吃饭的时候先是“咔”地一声吐了口痰在地上,用脚碾了碾,后又拿了手指头擤了鼻子抹在外褂上,再用同一只手给我剥虾吃,安娜的精神紧张到了边缘,终于崩溃了,开始歇斯底里爆发。当时的场景的确有点夸张,安娜哭到眼睛象个桃子,用手捶着王贵说自己前世欠债,遇人不淑,竟给人作践成这样,日子没法过了。家婆也不是省油的灯,以前在家也是说一不二的,在城里受媳妇歧视着,早就不舒爽了,碍于相处没多久还留点面子。每天别扭着住在儿子家里,说话不能算话不讲,还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老太太白天整天见不到儿子个面,到了晚上想唠唠家常,问问情况,结果儿子还给媳妇霸占着,每天跟她都搭不上腔。这次看媳妇先撕破了脸,索性也拉下伪装,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足顿胸,哭天跄地,据安娜说,哭得跟唱戏一样抑扬顿挫,还带着河南梆子的原腔原味,让安娜恍然大悟,原来王贵也是有艺术遗传的。具体唱腔如下:“我那死老头子呀,你当年作孽生下个冤家,冤家长大了翅膀硬啦,有了媳妇忘了娘啦,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我要饭饿肚皮送他出乡下,他挣的钱我一个子儿没花,我过来是想帮忙地呀,不想还受妖精气来给她骂,我不活啦。。。。。。。。。”是一篇非常完整的叙事诗,当时都把王贵和安娜听楞了。

老太太一看控制住了局面,立马起身点着王贵的鼻子骂到:“你也算个男人,眼见着你娘叫个X子欺负,你还是我肚皮里爬出来的,不护你亲娘你护她!今天你要不收拾了她,我就挂门梁上!”说着,真动手解裤带了。王贵从没碰到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缺少应对的能力,就那么错愕着站在那里不晓得如何解决。老太太果敢下了命令:“你那巴掌是干吗的?女人不揍能听话?”王贵仿佛瞬间鬼迷心窍,失去了主张,就那么如木偶般给指使着在安娜脸上拍了一拍。这么一巴掌下去,他就知道他苦心经营三年的家完蛋了。

安娜目瞪口呆站在那里,几乎没反应过来王贵是在扇她。等明白过来以后就失去理智了,首先是将餐桌上顺手的一应家什都胡撸到地上,然后丢下两个字:“离婚。”转身回了娘家。 外婆看女儿都快疯狂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首先是一把封死女儿的话:“离婚你别想。我外孙女在他那里,我不能把好好一个孩子送到农村去。那是我带大的肉。”安娜虽然伤心,一提孩子就清醒了,想到宝贝女儿还在鬼子手里给要挟着,开始后悔,觉得应该把女儿带出来。只是现在人都出来了,总不好意思为了女儿自己再主动回去。“离了婚我带孩子过。”安娜下狠心。妈妈一撇嘴:“就你那一个月28块半?养活自己都不够。阿贵再不好,对这个家没话说,出国苦两年,省的钱都花你们身上,给你和女儿买吃买穿眉头都不皱的。这样的男人你哪里找?”安娜赌气说:“我就不信我找不到男人了。”外婆一针见血:“省省吧你,拖个油瓶,你还当自己是宝?后爸有几个是疼孩子的?把我外孙女打到嘴巴开花。” 外婆的威慑很有作用,几句话就把安娜吓得开始发抖,誓死离婚的念头又缩回去了。

王贵心里那个后悔啊,自己闷着头不吃不喝希望饿死了赎罪。看着自己妈在家里顿时神气起来,东忙西忙,竟平白生了一丝怨气。他是非常想跪在安娜面前企求她的谅解的,只是有碍母亲还在,多少有点不敢。王贵不想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爱情生活。他从第一眼看见安娜起,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愿望,要让这女人和自己一生一世生活在一起。他喜欢安娜口里哼的小夜曲,喜欢安娜趴在他背上要背背,喜欢安娜对镜梳妆转头一笑,喜欢安娜抱着宝贝教她“白娘娘,做衣裳”,正是这个女人让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目标,工作有了动力,心灵有了依靠。他心里有谱,是绝对不会放弃安娜的。

他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经过几天的辗转,他终于跟娘说:“妈,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孩子还小,不能没有妈,她要是跟我离了,我怎么过呀?”家婆知道这场斗争大势已去,跺了跺脚,罢罢罢,当我没养你吧!收拾了包裹,带了点钱,回老家了。

王贵从火车站一出来就直奔丈母那里去了,带着宝贝我。进门第一句话就是:“我把妈送走了。”我很替王贵撑面子的,一见到安娜就张开两手哭着要抱抱,安娜搂着我,眼泪又开始如长江流。王贵搂着安娜的肩低三下四哄安娜回去。尽管安娜的肩膀扭得象麻花。

外婆趁机做总结性发言:“阿贵啊,老婆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新社会了,妇女都解放了啊!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当然我女儿脾气也不好,对老人不够尊重,但打人总是不对的,你这里保证一下,以后不再动手了,安娜就跟你回去。”王贵欣喜若狂,赶紧赌咒发誓。安娜心下早动着回去了,反正婆婆不在了,最后的胜利者是自己,离婚不过是个盾牌而已啊!她沉吟片刻,吐了一句:“他要写保证书。”

王贵在丈母和老婆女儿的监督下,写下了生平第一张保证书。非常诚恳而且带有起死回生的畅快淋漓,安娜拿了个放毛线的盒子收藏着,然后放在家里所有证件,出生证明和学历证书,奖状的重要文献的抽屉里,以后,这盒子还陆陆续续又收了几张进来,比方说我保证做完功课才看杂书,或是儿子保证再不撒谎之类的经典收藏。

王贵虽是接了安娜回来,但一想到给自己亲手撵走的娘,好一阵子都很窝囊,老沉着头唉声叹气。安娜决定花钱买个安稳,免得自己日后也不好过,就主动提出来,家婆在乡下由王贵弟兄们伺候,以后少来城里,每个月给她寄五块生活费。这下皆大欢喜,王贵买个心理平衡,安娜安慰自己说只当送瘟神。

安娜于是以后多了个借口:“我之所以跟王贵一直凑合,就是舍不得你这个讨债鬼。”我听这句话,听到耳朵都起老茧了

第三章:命运多桀的二多子


Mambo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
//google